小奶猫最新版本2020

   秦思撇撇嘴说道:“我家已经被我那小叔子给霸占租出去了。”

   刘辰对秦思的这个理由并不买账,他笑着说道:“一个搞房地产的老板,怎么可能只有一处房产。”

   秦思想要和刘辰一起在外面过夜的企图,被刘辰“无情”地打破了,她却继续为自己辩解道:“我其他几处房产都没有住过,都不知道咋样了,而且比较偏,我也不敢住啊。”

   “是吗?那就找个酒店住下来吧,或者,你也可以跟我一起今晚回江下,不过你不还有家务事要处理吗?”刘辰靠在沙发上,微微仰起脸望着秦思,等待着她的回答。

   “那些破事一时半会儿也解决不了,你是怎么决定的,明天回去还是今晚就回去?”秦思见刘辰始终不进入自己的“圈套”里面,显得有些着急了。

   “最好是今晚,因为明天一早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。”

   “那我跟你一起回江下。”

   刘辰望着秦思的脸看了几秒,感觉秦思不像是到省城来处理事情,更像是专门把郎嵩送回省城,既然如此,为什么之前还拖了这么久。

   “你不是说你在江下是来处理重要的事吗?”刘辰收起手机,想要探探秦思的意图。

   但没想到秦思这么快便主动交待了自己的意图,“如果我说,我就是等着你决定一起来省城的这个时机,你信吗?”

   望着秦思勾人的眼神,刘辰回避了视线,假装糊涂道:“什么意思?”

   秦思坦白道:“本来我前几天是可以走的,但后来你发生了那些事情,我知道你会离开江下,所以我就等着这个时机,这样你就可以跟我一起来省城了,不过我没有想到你这么快就急着要回去了。”

   闲适恬淡文艺少女

   刘辰站起身,来到了窗户边,看着窗外的街景,“你真的以为我会因为这种事避风头吗?我只是正好闲着无聊。”

   “谁信呢!”秦思在刘辰身后,不以为然地吐槽道。

   刘辰转过身,望着秦思脸上洋溢着自信和智慧的笑容,显然自己的内心被秦思看出来了,但他从未想过自己的心思会被秦思看出来,自己的计划也会被秦思提前预料到,这一瞬间他仿佛看到了李蓉霏站在自己面前,睁着那双似乎可以看穿一切的大眼睛。

   “不信?那我现在就回江下了。”刘辰转身就往包间门口走去。

   “你真的假的?大半夜回江下?”秦思见刘辰走出了包间,忙顺手拎起自己的包和外套,跟着刘辰走了出去,“等我一下,等我一下。”

   刘辰没有一点要停下脚步等待秦思的意思,快步下了楼,径直往门口停车场走去。

   秦思紧跟在后,下楼的时候还差点跌倒了,踩着高跟鞋十分不方便。

   刘辰来到了停车场,打开了车门钻了进去,然后启动车子,往外面驶去,刚到餐厅的门口,秦思从里面跑出来,拦住了刘辰的车。

   刘辰一脚猛刹车,摇下副驾驶的车窗,对着大口喘气的秦思问道:“你干嘛?”

   秦思捂着胸口喘着气回答道:“你回去的话我也跟你一起回去。”

   刘辰撇撇嘴又指了指里面的停车场,说道:“随便你啊,你要走的话,开自己车呀。”

   秦思脸上的表情立刻变成了委屈,说道:“我的脚刚刚下楼扭了,都怪你,你必须对我负责。”

   刘辰惊讶地望着秦思:“对你负责?什么意思?”

   “你带我回江下。”

   “呵呵,你是故意的吧?”

   “我有病啊,故意把自己的脚扭伤……哎呦~~”秦思动作太大,把自己的脚丫给弄疼了。

   刘辰无奈地点着头,甩甩手后说道:“行吧行吧,你上来吧。”

   秦思立刻由刚才的痛苦表情变成了心花怒放的表情,打开副驾驶的车门,快速地坐了进来,就怕晚了刘辰反悔。

   刘辰偷偷地瞄了几眼秦思的脚后,关心道:“脚伤到哪里了,让我看看。”

   秦思一开始还有些害羞,摸着自己的脚踝伤处,在刘辰的要求下,她还是抬起了左腿,展示出了自己的脚踝。

   这应该是刘辰第一次见到秦思的脚,除了扭伤的脚踝处肿得比较大以外,其余的地方几乎没有一丝多余的肉,精美的高跟凉鞋恰到好处地包裹着漂亮的脚丫,脚趾指甲上还涂着鲜红色的指甲油,多了几分醉惑的感觉。

   刘辰愣住了那里,手不自觉地游走在秦思这只美丽的脚丫上,突然秦思的一声尖叫惊醒了刘辰。

   刘辰回过神来,忙对着秦思说道:“不好意思,弄疼你了。”

   秦思见刘辰如此细致的呵护和真诚的关心,有点受宠若惊,连连摇头说道:“没事,没弄疼。”

   秦思注视着刘辰的手指触碰在自己的脚背上,一个细小的动作让她十分满意,刘辰抓着秦思脚丫的手,小心地拿捏在脚背两侧,一手托在小腿上,仔细地观察感受着秦思伤口的疼痛反应。

   秦思轻轻地咬着嘴唇,眼前来自刘辰的关心让她十分着迷和享受,她甚至希望自己伤得再严重一点,这样就可以得到刘辰更多的关心和怜惜。

   刘辰突然打开了车门,朝着餐厅里面跑去,不一会儿,他拿着一包冰块出来了,他直接打开了副驾驶的门,给秦思受伤的脚丫患处进行冰敷,没了中控台的阻挡,处理起来顺手多了。

   花了十几分钟,刘辰给秦思的脚踝处进行过冰敷后,从自己的车里拿出了云南白药气雾剂喷了几下,顿时感觉好多了,最后从后备箱里找出了几条纱布,给秦思的脚绑好。

   处理好秦思的伤势后,刘辰赶紧回到了驾驶室,发动了汽车,他看了下时间,半夜了,路况应该还行,一路畅通无阻,于是他就加速狂奔,朝着江下驶去。

   来的时候走省道上高速,但返回的时候,刘辰决定程走小路,这样不至于被孙的人盯上。车子里多了一个女人,所以他也不敢乱开。

   走完省道后是一条长长蜿蜒的小路,这是一条近路,由此通过可以足足减少20分钟的路程,只是有点荒凉,不过对刘辰来说,越荒凉的小路越安。

   小路行驶了大约半个小时,车辆来到了一个凹凸不平的泥路,泥路的两旁是一车多高的杂草,此时辽阔的夜空中,一轮皎洁的大圆月如玉盘一样悬挂着,柔和的月光洒落下来,把这一片泥路的荒凉增添了几分神秘莫测的距离感。

   车子在凹凸不平的路上行驶着,整个车里都是晃动着的,秦思小心翼翼地抓住车里的拉环,屏气凝神地望向前方。

   突然,右前方传来了一阵巨响,刘辰一个急刹车将车子停住。

   “怎么了?”秦思看着响声传来的方向望去。

   “好像是车胎爆了,我下去看看。”刘辰拉上手刹,解开安带,跳下车绕到车子的右前方查看情况。

   刘辰打开手电筒照着车子的右前轮检查了一下,发现车轮胎已经完瘪了,看这轮胎破损的程度,应该是被什么东西不小心划破的,雪上加霜的是,车子里的备用轮胎,因为之前要装货物给拿走了,现在想要备用轮胎已经不可能了。

   刘辰回到车里找工具,车里仅有的一些工具都派不上用场,他沮丧地插着腰,望着这只瘪了的轮胎。

   “怎么了,不行吗?”秦思从车窗探出脑袋问道。

   刘辰摇摇头:“轮胎破了,没有备用轮胎。”

   “打电话让保险公司的人来修啊。”秦思建议道。

   刘辰瞥了秦思一眼,“大半夜的谁来给你修啊。”说着,他收拾好工具,回到了驾驶室,关上车门,将座椅放下靠了下去,闭上眼睛休息起来。

   秦思拍拍刘辰的手臂问道:“喂,你干嘛?就这样睡觉啦?”

   刘辰闭着眼淡淡地说道:“不然干嘛,坐着干等着天亮啊。”

   秦思见刘辰毫不顾忌地靠在了车子座椅上睡了起来,但看看自己,躺下也不是,一直坐着也受不了,还想着今晚可以睡个舒服的大床呢,就算不是家里的大床,酒店的床也比车里要舒服一百倍啊,她看着刘辰,心里面有种幽怨萦绕起来,这个没心没肺的男人,真让她又爱又恨。

   “喂,喂,喂!”秦思坐在副驾驶座位上,连喊了刘辰三声,但刘辰似乎是累了,倒下就睡了起来,呼吸也变得比较沉重,秦思喊了三声他都没有什么反应。

   秦思索性也将座椅放倒了下来,她小心翼翼地躺了下来,摆了一个舒服一点的姿势。

   正好,夜空中的那轮皎洁的月亮悬挂在空中,映在车子前挡风玻璃的正中央,躺在车子里赏着明月,还别有一番滋味。

   明月将夜空照得斑白,月光安静地洒落在大地,洒进了车里,落在躁动难眠的脸庞。

   秦思转过脸,忽然发现刘辰的这张俊俏的脸庞,在月光的沐浴下,显得如此的迷人,她不自觉地将整个身子侧过来,静静地欣赏这张让她陶醉的脸庞,这一刻,只有自己独享,她的心里激起了强烈的满足感,在这个空间里,只有她和刘辰,他们之间,没有李蓉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