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平台直播聚合盒子app

   董天华知道祁东斯很厉害,但他未曾想到会这么厉害,自己这边布置了几十个火力点,却对他们一根毫发都没有伤到,反而自己这边不仅损失了数十支枪,连警员们也大部分丧失了战斗力。

   董天华不甘心,他重新返回去拿起了火箭筒,跑了出来,对着祁东斯所在的货轮猛烈地发射了一炮,轰的一声,只见货轮一震,前方再次出现了一个黑色窟窿。

   船长见如此猛烈的进攻,迟早会让那艘货轮沉没,于是他不顾自己的安危,冲上前去从背后一把抱住了董天华。

   但是瘦小的老船长,怎么困得住身强力壮的董天华,一下就被挣脱,董天华挣脱后,一脚踹翻了老船长,举起手枪连续开了五枪,老船长就这样倒在了血泊中,没有任何挣扎,就魂归西天。

   董天华为了震慑对面船上的祁东斯,将老船长的尸体立在了船头,并且朝着祁东斯大喊:“看看吧,你们也会是一样的下场!”说完,发了疯似的大笑起来。

   突然,董天华又做出了一个残忍的举动,他将老船长的尸体扔进了一片漆黑、深不见底的江海中。

   这一幕,祁东斯看在了眼里,他的眼眶润湿了,才刚认识,就是生离死别,他还打算好好坐下来听听老船长讲述关于他老爸的事迹呢。

   原以为将老船长送到对面,就可以保证他的安,可是……可是却是害了他,祁东斯悲痛又自责,愤怒中夹杂着强烈的仇恨,双拳紧握,仰天怒吼:“董天华你TMD滚蛋,我非杀了你不可!!!”

   他将枪口瞄准着大船上的所有人,包括董天华,事已至此,可以很清楚地证明,董天华所率领的这些人,不可能是正规的警察,他可以毫无顾虑地大开杀戒!

   祁东斯通过耳机对陈子强和冯俊说道:“对方不是红港警察,必要时候可以杀!”

   “明白!”

   祁东斯发完信号,准备继续瞄准董天华,突然一阵强烈的震动,货轮再次遭到了火箭筒的攻击,震动得非常厉害,将祁东斯面前当做掩体的货堆直接给震倒了,祁东斯暴露在了对方的视线下。

   可爱少女初夏写真图片 与萌宠的清新画面很迷人

   情急之下,祁东斯朝着董天华手中的火箭筒连开三枪,同时迅速后撤,一个侧翻,翻进了船舱里。紧接着,一连串枪声在刚刚的据点里响起。

   得到了可杀的命令,陈子强轻而易举地就完成反击,他补充完弹药后,对着快艇上反抗的假警察又补了一顿,精准地打到了他们的手臂上,不致命,但足以让他们失去任何威胁。

   双方战斗得非常激烈,枪炮声响彻整个海港,犹如战场一般,但很快局势朝着有利于祁东斯这边发展,董天华这边的几十号人,被掩藏在货轮上的祁东斯三兄弟卸去了反抗能力,只剩大船上的几个人在进行负隅顽抗。

   祁东斯重回驾驶舱,他打算将货轮开到董天华所在的大船上去,他要活捉董天华。可就在他拉足马力的时候,又传来一声巨响,紧接着发出了一连串的爆炸声,并且剧烈晃动起来,有下沉的趋势。

   祁东斯联系到了两个兄弟,得知货轮被董天华那边的人用火箭筒轰炸了,由于这艘货轮年代久远,抵不住如此猛烈的火力袭击,其中一个油箱已经遭到破坏,如果其他几个油箱也发生爆炸,那么用不了多久,整艘货轮就会沉没。

   祁东斯显得有些沮丧,这老天爷对董天华也是厚爱,现在想要靠近董天华的大船已经是不可能了,只能远距离攻击。更严重的是,这艘船随时可能爆炸,不能和董天华做过多的纠缠,必须速战速决。

   祁东斯再次联系上两个兄弟:“强子、阿俊,你们赶快回到驾驶舱!”

   欧阳蓝见祁东斯在四处翻找着,上前问道:“你在找什么?”

   “有没有什么漂浮物,我们必须马上离开这艘船,油箱被炸了,坚持不了多久。”祁东斯边快速地翻找着边回答。

   欧阳蓝知道事情已经发展到很严重了,马上就要弃船离开,她不顾自己的安危说道:“我把这身救生衣给你吧。”说着就要往下脱,被祁东斯阻止了下来。

   “你会游泳吗?”

   “额……”

   祁东斯笑着摸了摸欧阳蓝的小脸蛋,说道:“我们三个都会游泳,不怕,你自己穿着,不知道等会在水里,我们还能不能照顾到你,所以你必须穿着它,救命用的知道吗。”

   欧阳蓝很感动,有一种想哭的冲动,能够被人这么保护着,她感到巨大的荣幸,乃至有些愧疚,她任由祁东斯将她的救生衣重新绑起来,始终低着头,怕稍微一晃,就会把眼泪给晃出来。

   陈子强和冯俊来到了驾驶舱,祁东斯见他们到来,马上叮嘱道:“我们尽快找些可供漂浮的东西,等会找准机会跳船。”

   “哎呀,早知道这样,就不把那几艘快艇给打坏了。”冯俊看了一眼陈子强,拍着手后悔不已。

   祁东斯这个时候显示出了当大哥的能力,他头脑依旧冷静,说道:“别垂头丧气的,现在我们当务之急就是找到可供漂浮的东西,以保证我们不被沉到水下去。”

   “我们可以到对面的船上去,他们的船上一定设备齐。”

   “你以为董天华这么傻吗,他已经将船退回去了,而我们的船现在根本动不了,两艘船之间的距离已经超过了2海里了,他们就在2海里处等着我们,只要我们一冒头,他们就会对我们发动攻击。”

   冯俊走过窗户边,向外望去,黑漆漆的夜空下,透过朦朦胧胧地硝烟,模糊可见董天华的那艘大船,正不停地向远处驶去,船上星星点点,一队人头在甲板上来回忙碌着,水面上徒留那些摇曳着的报废快艇,空无一人,看来大哥所言非虚。

   “他们真的退出去很远了。”

   “所以我们可以暂时不用担心遭到他们的攻击,准备好在沉没之前跳船。”

   大家分头去寻找,翻了一遍,只找到一个有些老化的充气筏,拿出打气筒冲进了气,发现并没有漏气,应该还可以坚持一阵子。

   这时,欧阳蓝想出了一个办法:“我们把船上的东西都扔向水里吧,看看那些可以漂浮起来,这样比我们无目的的翻找要有效得多,而且还能物尽其用。”

   欧阳蓝的话提醒了大家,祁东斯带着大家开始将船上的东西一个不留地扔向了江水里。不一会儿,货轮周围铺满了各种漂浮物。

   他们四人来到了货轮的侧身船舷处,背对着董天华所在的方向,难得地有了一个可以喘气的机会,他们扶着栏杆,望着一片狼藉的江面,任凭身后危机四伏,他们眺望远方,眺望着那远在尽头的内地。

   冯俊不知从哪里找来的一包红双喜香烟,抽出了两支递给祁东斯和陈子强,又抽出一支塞到了自己的嘴里,正要合上烟盒,欧阳蓝突然说道:“给我一支。”

   他们三人同时吃惊地望向了欧阳蓝,祁东斯问道:“你也抽烟?”

   “我不抽烟,但我就想和你们一起抽一次。”欧阳蓝的话语中,流露出了浓浓的悲伤和不舍,仿佛一起抽支烟,就把这次共患难的剧情增添一笔注释,特别有意义。

   祁东斯理解欧阳蓝这个时候提出这种要求,他点头道:“好。”

   冯俊忙又抽出一支烟递给了欧阳蓝,“嫂子,给。”马上他又拿出打火机,第一个给欧阳蓝点着。

   欧阳蓝不会抽烟,刚抽第一口,就被呛到了,不停地拍着胸口,祁东斯关心道:“慢点,不要把烟吞下去,容易呛到。”

   欧阳蓝点点头,平复了一下后,尝试着抽第二口。

   冯俊又给两位哥哥点上烟,最后才给自己点上,和欧阳蓝相比,他们三个显然平静得多,不时地吞云吐雾着,尽显从容淡定。

   大约过了五分钟左右,身后传来了一阵剧烈的爆炸声,货轮的船尾已经被炸出了一个窟窿,浓浓的黑烟直往夜空中蹿。

   紧接着又响起了至少五声爆炸声,船开始猛烈地摇晃起来,如果不抓住船舷,有可能会被甩到江水里去。

   祁东斯一手抓着船舷,一手紧紧握住欧阳蓝的手,防止她被甩下去。

   “阿俊,把充气筏拉出来,扔下去,快!”

   冯俊小心翼翼地保持着身体的平衡,走进了船舱,将充气筏拉了出来,系好绳子,绑定好连接处,将充气筏扔了下去。

   一开始还很平稳,但是忽然起了大风,夜空中也响起了雷鸣,闪电几乎亲吻着水面,水面上的漂浮物还是不停地起伏着,幅度越来越大,刚刚扔下去的充气筏,被巨大的浪花冲出去,冯俊死死地拽着,才没有被冲走。

   “大哥,怎么办,这么大的风浪,看来是要下暴雨了。”冯俊边努力扯着绳子边问道。

   陈子强上前帮忙拉住,也望向祁东斯,等待着大哥的指示,这个时候,他们相信他们的大哥,会带领他们走出困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