免费网站在哪里下载

   “一招杀毁魂身,此人的实力不容小觑!”

   慕容丰微眯着眼睛扫视了一圈案发现场,吐出一声奶声奶气的话音,引得身后两名负责看守现场的殿司一阵发笑。

   “你们两个去酒店大堂把视频监控拿过来!”

   方彦一脸没好气地把两名殿司打发走,随后在门外又左右环顾了一眼,便关上了房门。

   只见余厦蹲在地上,将手指黏了点血渍在手上搓了下,话音沉重道:“这几个人的死亡时间不会太久,应该是今天被杀的。”

   说着,他抬头看向冯奇伟,问道:“冯先生,你是什么时候发现他们出事的?这几个人生前是什么实力?”

   “对了!我两个师父失踪的最后地点查到了吗?”

   “查到了!”

   冯奇伟接话的同时,连忙蹲下身子,将手中的平板电脑递给余厦,上面清楚记录着这四个人的身份资料和实力等级。

   接着,冯奇伟点开一段监控录像,继续道。

   “余先生请看,视频拍下的位置是在镇灵阁之内,如您之前所知,他们行走的方向确实是界门的方向。”

   “只可惜他们拐弯之后,那里是监控的盲区,因此只能判断出,他们二人被这四名殿司带到此处之后,便再无消息。”

   小店里的清纯可爱少女

   在余厦查看录像的同时,冯奇伟撩开其中一名殿司的衣领,将一条挂着一个银色菱形吊坠的项链,从他脖子上扯了下来,还将吊坠摊平放在手心处对余厦解释道:“余先生请看,这是镇灵阁殿司独有的身份吊牌。”

   “里面有一块特殊的芯片,不仅可以监测魂身的生命特征,还有定位的功能。”

   余厦看了一眼冯奇伟手上的吊坠,随即把目光回到平板电脑上。

   “四个都是灵将上乘境的实力,能在一瞬间杀毁他们四个人的魂身,如果不是凶手的身法速度奇快无比,不然就是空涅境以上的强者!”

   “灵体离开魂身之后可以进行反击,为何现场连一点打斗的痕迹都没有?”

   慕容丰提出的疑问,很快便得到余厦提供的答案:“还有一种可能,他们四个应该是连同灵体一起被人干掉了!”

   说话间,余厦将只有短短十几秒的视频看完,叹了一口气,道:“看来最后还要回镇灵阁一趟,看看他们最后怎么会消失在镇灵阁里。”

   将平板电脑还给冯奇伟后,余厦站起身来,施展出破源瞳在房间里查看了一遍,依旧没有发现房间里有很明显的打斗痕迹。

   四名灵将被人一击杀毁魂身的同时,居然还能保持屋内丝毫不乱,足以印证了他提出的另一种可能。

   接着,余厦走到卧室外的阳台处,又观察了一圈,结果还是没有发现任何有用的线索,就在他看向楼下之时,却被外面黑压压的人群吓了一跳,连忙从阳台处退回房间里。

   “师兄,这下麻烦了!”

   杜拉格斯正蹲在慕容丰身旁查看着尸体是否还有其它致命伤害,听到余厦这么一说,连忙站起身来。

   “师弟,是否有新的发现?”

   余厦一脸尴尬的笑了笑,摇头道:“发现倒是没有,只是……”

   “你过来看看吧!”

   说完,余厦干脆拉着杜拉格斯往阳台的方向走去,然后小心翼翼地靠近阳台边缘微微探出身子喵了一眼,随即对杜拉格斯指了指楼下的方向:“师兄,你

   自己看吧。”

   杜拉格斯探头往楼下看了一眼,同样吓了一跳。

   余厦一把将他拉了回来,避免被围观群众发现他的身影。

   “我们必须抓紧时间了,相信用不了多久就会惊动到能控局。”

   说着,余厦把白鹏叫了过来,吩咐道:“一会我把回溯镜月阵开启之后,你打开灵瞳系统,让艾玛将整个过程拍下来。”

   旋即,余厦问崔西卡要了一枚她的传送石牌,并且让她离开酒店房间,前往拉蒂兹父女失踪的地点。

   接着,余厦取出易容面膜戴上,并且让其他人在房间里稍等片刻,便掠起身形朝阳台外飞了出去。

   众目睽睽之下,但见余厦飞到这栋只有三十多层楼高的酒店上空,将阵旗取了出来,并且掐动起手决。

   在下方围观群众的惊诧目光注视下,十几道流光从空中落下,形成一个淡红色的光罩,将酒店笼罩在之内。

   这一幕让围观的人群顿时惊骇不已,纷纷交头接耳,指着酒店的方向议论起来。

   先是有城主亲卫队戒严在先,加上此时看到从酒店接近顶楼的房间里,竟然飞出一名神秘的阵法师,而且还布下了一道神秘的阵法,种种诡异的迹象结合在一起之后,让这座平时毫不起眼的酒店,很快便成为了全城热议的对象。

   余厦布置完阵法后便飞回酒店房间里,取出一枚阵旗递给白鹏,并且拉着他走到窗旁的墙角处,蹲下身来,指着墙角对他进行一番解释道。

   “一会我离开之后,你就将这枚小旗插在这个位置,阵法便会自动启动。”

   “启动之后,阵旗下面会出现一个碗口那么大点的圆盘。”

   “往左边转动一下阵旗,圆盘上会出现一条刻度,也就是阵法的时间线。”

   “往右边转动阵旗可以加快时间流转,往左边转动可以倒流和暂停时间。”

   “当你看到这几个人出现在房间里,就让艾玛将之后的全过程录制下来。”

   白鹏拿着阵旗示范一遍确认熟知操作之后,两人便站起身来,余厦把目光落到慕容丰身上,说道:“小丰,你们在这里等我下,我去去就回。”

   慕容丰悬浮起来,飞到余厦面前,问了句:“余先生,您一个人过去?要不我们一起过去吧。”

   余厦摆了摆手,露齿一笑道:“那边可是室外,围观的人一定会更多,我们这么多人过去的话,影响可不好。”

   “我一个人过去就行了,到时我把当天发生的一切用手机拍下来,回头我们再返回岜林郡研究一下幕后主使的身份。”

   说完,余厦又问杜拉格斯要了一枚传送石牌,随即便捏碎了崔西卡留下的传送石牌,正打算进入空间传送门之际,却听到白鹏在身后问道:“那我怎么关闭阵法?”

   余厦指着他手里的阵旗,微笑道:“把它拔起来就行。”

   “对了!还是让艾玛建立一个全息影像吧,我对凶手使用的灵武有点好奇!”

   语罢,余厦便消失在空间传送门里。

   踏出传送门,余厦出现在一处昏暗的小巷里,崔西卡之前见过他敷上易容面膜的样子,所以看到他换了副面容出来,不足为奇。

   巷子两旁都是不过四五层左右的低矮建筑,从建筑外墙的破败程度来看,这片街区显然是一处远离费格斯城闹市的老旧城区。

   周围的

   居民已被崔西卡命人暂时驱逐到两百米以外的街区外,不出余厦所料,两百米以外的建筑楼顶上,果然聚集了一大批围观的居民。

   更有甚者,直接悬浮在空中,眺望着这片居住多年的街区,纷纷好奇地议论着,为何今日会被城主的亲卫队戒严封禁起来。

   然而,此时让余厦心神不定的是,崔西卡身边的墙壁以及地板上,竟然有一大滩触目惊心的深红色血渍!

   但是现场同样没有任何打斗痕迹,这也是最诡异的地方。

   余厦收回目光,点起一根香烟,心中不停暗暗祈祷着:“不会有事的!一定不会有事的!”

   借着融灵还精草的安神功效,余厦才将一丝慌乱的心情按捺下去,转头看了一眼在一旁站得笔直的崔西卡,再抬起头来看着周围的建筑,问道:“崔西卡小姐,这附近有监控录像吗?”

   “回禀余大人,这里是费格斯城的贫民区,之前在街区安装的监视器已被附近的居民毁坏。”

   “属下也是调取了其他街区的监控时,才发现拉蒂兹大人和潘妮小姐的行踪,之后一路追查到此。”

   闻言,余厦深吸了一口烟,瞥了一眼墙壁和地板上的血渍,身形一跃而起,悬浮在空中打量着这片已经空无一人的街区,同时也发现外围果然有不少围观的居民。

   与之前同出一辙,余厦取出阵旗,布下阵法后,便回到小巷里。

   走到小巷的另一头,余厦把崔西卡叫了过来后,将手中的阵旗往地上一插。

   方圆两百米的范围内突然亮起一道红光,让围观的居民霎时惊了一下。

   余厦转动阵旗时发现,平时根本很少人会路过这条小巷,直到时间线接近结尾时,拉蒂兹父女俩的身影才出现在小巷里。

   只见两人行色匆匆,脸上皆是一副惊恐万状的表情,似乎是在躲避着什么人的追踪。

   由于阵法只能还原当日发生的经过,却不能得知父女二人交谈的任何内容,而且从两人嘴唇的张合形状来看,余厦可以笃定他们在奔跑时所说的,并不是他熟知的华夏国语。

   只见潘姨路过余厦所站的位置时,掏出手机快速编辑了一条短信,余厦暂停时间后一眼便看到短信的内容,竟然就是当天他收到的那条短信。

   余厦将时间恢复后,便看到潘姨发完信息后就将手机捏成碎片。

   当两人来到在血渍的位置时,两名一身黑袍装束的黑衣人从天而降,一前一后将他们父女二人围堵在中间。

   遽然间,拉蒂兹和潘姨身体一僵,被一股不可见的力量抓提起来。

   下一秒,两人竟然炸成一堆血雾,现场留在的血渍,竟然真的是来自他们父女二人!

   就在余厦震怒不已时,拉蒂兹父女的灵体从血雾中急蹿而来,朝着余厦的方向冲了过来,但很快便定格在空中。

   两人脸上惊恐万分的表情,余厦看得是怒火中烧,拳头更是握得咔咔作响。

   下一秒,拉蒂兹父女俩突然化作两道流光,被一股莫名的吸力吸了回去。

   余厦定睛一看,只见一名在一名黑衣人掐着手印,面前还悬浮着两个巴掌大的小瓷瓶,拉蒂兹父女俩的灵体很快便被吸到了瓶内。

   当余厦看清瓷瓶上浮现出来的一个符文图案时,凶手的身份呼之欲出!

   “这是……”

   “唐门的封灵樽!”

   xiazaitxt